QC成果共享

幕后推手或出现,中俄等25国开始去美元化后,事情有新进展

文章出处:本站 │ 网站编辑:郭凭慧 │ 发表时间:2019-04-09

                                                     

       近300年前,物理学家牛顿在担任英国铸币局局长期间要求国家锚定黄金储备为基础发行货币,用黄金来规定所发行货币代表的价值,而牛顿也成为最早提出金本位制度的先驱。

  现在我们都知道,比如,1931年前的英镑,46年前的美元,就是这样的货币,事实上,这也是美金一词的由来。

  而“货币天然不是黄金,黄金天然是货币”,马克思更是一语道破了黄金与货币的价值内涵和本质,正如BWC中文网多篇跟踪去美元报道中所强调的那样,世界又再次对美元失去了信心(上次是美元脱离金本位后),因为,今天的美元再也无法找回往日“美金”的光芒,甚至已到了被多个经济体远离的地步。

  虽然,重新借助石油美元得以重新成为世界储备货币,但更不断的被美联储多轮QE所稀释掉,在过去的40多年里,美元对大多数主要货币的兑换汇率已经下跌了50-70%,因为,现在的美元没有黄金支持,如果以黄金计价,那么现在的美元价值仅相当于40年前的2.9%。

  不仅于此,美元在全球官方储备中的份额也是逐渐下降,据IMF3月28日公布最新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数据,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美元占比降至61.69%,且为连续三个季度出现明显下降,也就是说,从1999年的高达70%下降到目前的不足62%。

  同时,由于各国希望在低利率环境下改善投资组合回报,近年来在投资组合增持其他货币,比如,IMF数据还显示,人民币资产占比升至1.89%,超过澳元和加元,创IMF自2016年10月报告人民币储备资产以来最高水平。

  另一面,人民币原油期货也使得美元与石油失去了垄断相关性,并且与其他货币相比美元的市场份额有所减弱,路透社近日称,人民币原油期货在短短一年内已取得了原油期货交易量全球前三的成绩,至此,意味着原油货币新星石油人民币正在悄然升起,不仅于此,人民币原油期货也又有了新的进展。

  根据上海国际能源交易所的最新数据,截止3月26日,已经有包括新加坡、英国,韩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多国在内的共计超过40000个账户注册了期货交易,而自3月26日起,夜盘时段将正式对外发布原油期货价格指数,这将标志着以黄金为基础,以人民币计价的石油人民币在原油期货国际化上又迈出了重要一步,而一个新的石油货币体系是否有国外投资者的积极参与,则体现了定价能力。

  与此同时,全球去美元化进程也可能正在进入一个新阶段,目前的最新进展是,我们注意到,在德法两国主导下,欧盟欲打造独立于美元的全球货币清算支付系统,2月初,法德英三国也将联合建立一个独立于美国与伊朗进行贸易的机制INSTEX SAS,另一方面,在中俄创立部分无美元化的商品交易环境后,俄罗斯也正在计划提出非美元货币的全球构想。

  与此同时,全球央行也正在以1971年以来(这是美元建立金本位的时候)的最快速度在增持黄金,以在外储中对冲美元价值下降后的风险,甚至,就在上周,据熟悉沙特能源政策的人士透露,沙特也宣称要弃用美元结算石油。

  不仅于此,目前,这把抛弃美元的烈火更是烧到了欧洲,比如,欧盟主席容克更是在近期炮轰美元,发声力挺欧元成为全球储备货币,事实上,欧洲对美元的不信任,这从近几年来,包括德、法、匈牙利等多国纷纷开始提前把存在美国或英国的黄金运回国这一现象,就可见一斑。

  除了欧洲和沙特外,作为美国经济的另一个盟友日本近日来也正在向主流投资池增加非美元债券,比如,数月前签署的2000亿人民币规模的货币互换协议就是最好的注脚。

  据我们多篇持续跟踪全球去美元化进程的报道统计,截止目前,投资者也正在寻找美元(或石油美元)替代货币的多样性,其中包括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伊朗、印尼、印度、越南、匈牙利、南非、巴西、马来西亚、泰国、巴基斯坦、安哥拉、委内瑞拉、伊拉克、土耳其、卡塔尔、阿联酋、尼日利亚、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等25个国家或已用不同的方法在商品经贸或金融交易领域中开始去美元化。

  而这背后,更是美元脱离金本位后通过印钞不断收取铸币税,通过大量印钞来偿还债务,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资产泡沫的同时,美元也是日渐衰败,正是在这些背景下,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美国西弗吉尼亚州有位叫亚历克斯穆尼的议员向众议院提交了一项新法案,试图将美国的货币体系重新恢复到金本位制。

 

  他提出的解决办法是控制美联储的货币供应量,将黄金价值重新注入美元,并将其决定权交还给美国市场,穆尼在提案中强调,黄金标准一直是公平的,美联储应该通过美元与黄金的再次锚定,从而将黄金的货币价值重新注入美元,这样的好处是可以控制美联储的货币供应量,并将其决定权交还给美国市场,换句话说,就是回到金本位制。

  尽管目前恢复金本位还只停留在战略层面,但这些事的意义仍旧十分重大,而黄金重新回到全球央行的视野中更像是在公开告诉全世界对美元的不信任,这种趋势在最近的全球经济头条新闻中已经能找到,且变得更加清晰,比如有些国家央行除了增持黄金储备外,据我们统计,截止目前,也已经有包括德国、罗马尼亚、土耳其、匈牙利、比利时、法国,意大利、奥地利、委内瑞拉、瑞士及荷兰等11国正在掀起运回存在美联储或英格兰银行黄金的进程。

  那么,中国是否也有黄金存在美联储呢?据《国际金融报》发布的一篇《美国私吞了多少黄金?》的报道,该报道引用的专家的分析称,中国可能有600吨黄金存在美联储的地下金库里,而我们也多次强调,存在美联储地下金库中黄金的所有权是非常清晰的,美联储更是无权拒绝各国央行运回存在美国的黄金。

  我们更注意到,这也是继美元脱离金本位、多国运回黄金及中俄等多国开始去美元化后,美国官员首次利用黄金的恒定信用标准做出的第一次建议取消目前美元锚定美债发行体系的尝试,根据这项提案,美元价格将受到经济的影响,而不是官僚的本能,比如美国三届前共和党总统侯选人Ron Paul日前在做客CNBC节目时称,我们这位总统爱花钱,他并不在意赤字就是最好的注脚。

  甚至,摩根大通量化部门主管Marko Kolanovic也在其最新发布的相关行业报告中表达了对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质疑,并一针见血地指出,正是因为美联储的一系列经济举措和举动,才使得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会受到威胁,这可能才是目前全球多国去美元化的真正幕后推手。事实上,美联储的经济学家们已经在2月初在纽约联储网站上发表的报告直言不讳的指出,虽然美元仍占全球货币主导地位,但这并非不可改变,并称“美元无法长期维持霸权”。(完)